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猫女与父亲
猫女与父亲

猫女与父亲

很多社会中,乱伦都是一项禁忌,但是,这一禁忌的来源究竟如何?恐怕还不容易说清楚。有人从优生学的角度出发,认为乱伦禁忌事实上保障了人类继续生存的命脉,这挺有道理的。不过,无论其本义为何,在目前的社会中,它是以道德形态出现的。道德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呢?

  我记得有一个叫康德的哲学家说道德是先天而有的“无上命令”,任何人在本能上都无法违反,除非他陷溺于人欲过久过深。也许这就和孟子性善的说法一样吧?我搞不清楚。

  不过,很多道德不是普遍性的。我却知道,就好像乱伦,有些地方,有些时代,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是被认为合理的,我也曾听说过美国有一个孙子娶了祖母的事件。所以,我一直相信所谓的道德律都是属于后天的。

  情欲,似乎才真正属于先天的层次,佛洛伊德不是说过了恋母、恋父的情节吗?我觉得我好像就是。

  乱伦是违反道德的,但是却和我天性中某种魔性的血液隐隐合拍,在罪恶感中,却往往能获得更强烈的刺激和满足。

  假如他们真的冲进来,我会肯的,而且,越到后来,我越能发现到我实际上是在盼望着的。

  可他们始终未曾进来——道德的关卡,无论如何是很难突破的,他们如此,我如此,想必你们也是一样吧?

  事情的发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,我搞不清楚怎么会去参加那场化装舞会的。

  美其名为舞会,实际上却是一场杂交大会。我到了那里,隔了一阵子才知道是受骗了。

  那时,我正扮演着猫女,浑身黑色的紧身衣,背后还拖着一道长长的尾巴。

  我知道我的身材极其惹火,所以身边一直围绕着形形色色的人,他们争着与我共舞,使劲地将身体往我胸腹前靠过来;不跳舞时,也有一堆人拼命向我敬酒搭讪——音乐声很嘈杂,说话都失去了平常的腔调。一群大鬼、小鬼、魔术师、罗宾汉轮转去来,搅得我晕头转向的,想来我喝了不少酒。

  不过我一直发现有个蝙蝠侠始终不离我左右。蝙蝠侠与猫女,嗯,本来就是一对的吧!而且这人高大而英挺,虽然看不见面容,却也颇让我有好感。

  人很多,其实我们也没聊几句,都是一些无谓的搭讪和笑话。我也无意去认识他,反正我是来跳舞的嘛,我想。

  不过,就在我酒意已浓,神智有些恍惚时,却见一个巫婆拿起了麦克风,宣布“狂欢节目正式开始!”说着,竟开始脱下自己的全身衣物,只留下了面罩。

  我正讶异着,转身询问那个带我来的朋友——他居然化装成谜人。

  呵!原来我一直被蒙在鼓里!我如今才知道这是杂交的派对!这个朋友是有预谋的。

  我虽然没试过杂交,但是我知道我不会排斥,可是,我气不过他不事先跟我说明。因此,我也有点迷糊地随众将衣服脱光时,他首先就想来与我交欢,我决心给他一点颜色瞧瞧。

  就在他搂住我时,我用力挣脱,转眼看见了那个蝙蝠侠,我就拉了他,亲匿地与他往预备单独做爱的房间走去。我晓得那朋友一定非常错愕,可是我就是偏不让他得逞。本姑娘要给人干,也轮不到你!

  我得意地回望他一眼,目光所及,尽是男人一根根赤条条的肉棒和女人的乌黑黑的肉洞,我这才有机会看这个蝙蝠侠的下体。

  这一看,我倒有点吃惊,他还没硬起来,却已经不会输给在场那些家伙了。

  它累累然垂在那里,像木棒似的,让我有点熟悉的感觉,一边走,我不禁一边去抚摸它。

  他侧过身子,将我拥进了怀里,然后开始玩弄我的胸乳和小穴,并低头去吻我。

  天哪!他真是个调情圣手,就这么短短的一小截路,我整个人都快瘫了。你知道吗?我们根本就是身体黏着身体进入房间的。

  进入房间,锁上门,隔离了外面的喧哗后,开始彼此感受到对方沉重的呼吸声,我们根本无需言语,很有默契地就躺成了69的姿势,他的舌头开始向我的肉穴舔弄,而我也第一次跟男人口交,爱怜地把玩那逐渐膨胀起来的阳具,张口吸吮、吞吐,塞得我小嘴满满的。

  他的舌头像条灵活的小蛇,在我那美妙的洞口中进出钻游,弄得我全身骚痒难遏,纤腰宛转扭动起来,不自觉地发出了嗯嗯哼哼的享受之声,口中自也加紧地含弄着那长逾八寸、粗如杯口的大玩意儿。我觉得我下身已经一片潮湿了,口脸上也一片黏糊糊的,是口水、也是它那玩意渗出来的黏液。

  然后,他起身跨向我,那根阳具紧紧地抵住我的洞口,正跃跃欲试地在磨擦着。

  我已经是淫兴难遏了,双手猛然抓紧他的肩头,下身向前挺,双腿缠住了他的腰身,我摆出的是任君恣意怜的姿态,等待着他那根粗壮的阳具捣进我那饥渴的肉穴中。

  我觉得洞口一阵酥麻,仿佛久盼的空虚心灵,刹那间获得了填补。是它进来了,如此勇猛而无畏的侵入!

  然后,然后,然后我居然在预备承受最猛烈而刺激的攻击时,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——“宝贝,你想我怎么疼你?”

  这声音,熟悉得就像是家里平时亲切的呼唤,十几年来,我几乎听惯的了,尤其是那“宝贝”二字,每当我听到这个字眼,我就非常明白,紧跟着这字眼而来的,通常是能让我心满意足的!他,附在我耳边,轻声地向我说,温柔体贴,恍如是父亲向撒娇的女儿作承诺。

  我一度还疑心是否自己耳朵听错了,可是,当我再度、三度,听到宝贝的时候,我已无可置疑了。是他,是他,没错,就是他。噢!真的,他又再度让我满足了,向来疼我的父亲,此刻正用着他粗壮而坚长的肉棒来“疼”我——他的女儿!

  你们能想像这样的情景吗?不知情的父亲,在某种因缘际会的场合中,以他浑身充满男性魅力的阳刚之器,猛烈地插刺进他女儿的浪穴,如此这般地“疼”

  她,而且还“疼”得她浑身舒畅,恨不得他再多“疼”几次;知情的女儿,应该如何表现才算是正常合理的呢?

  说真的,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才是对的,从下体传来的刺激和兴奋,在我的心里呐喊着:“干我吧!爸爸,干你的女儿吧!女儿真的好想被你干的。”可是,突来的惊吓,让我无法沉默不语,很自然地喊出了娇媚而略带惊讶的“爸爸”二字。

  他先是笑了笑,说:“不必叫爸爸吧,我哪有这么好命”,一边说,一边仍未忘记继续猛插猛捣,几乎让我无暇再说出什么话语。

  可是,我还是再叫了一声。

  只见他突然间一愣,整个动作在刹那间静止了下来。然后,以不可置信的口吻,问了一句:“你,你,你是小媚?”

  说来滑稽得很,这时候的他,双肩正扛着我的双腿,巨大的肉棍还插在我的小穴中。

  我忍住笑意,轻声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这一声“嗯”,低得像是蚊子的飞绕,我原也未必希望他会听清楚的。

  可是,他却犹如受了极大的震撼一般,迅速放下了我的腿,抽出了意犹未尽的阳具,伸手去揭我的脸罩。室内虽然黑暗,但是久经惯于黑暗的眼睛,想来也是能看得非常清楚的。没错,就是小媚,他的亲生女儿!

  他一个人静静靠在墙角,我则仍然蜷屈着诱人的胴体,横躺在一旁,他有时候抬头望向天花板,有时则瞄向我。

  我不晓得他在想什么,尤其是当他看见我——他刚刚正奸干得不亦乐乎的女儿诱人的身体时,有什么盘算?

  我注意到,他的阳具始终未曾疲软,应该是还没满足吧!在黑暗中,我依稀可以看见它仍然秃眼怒瞪着,笔直地挺立在外,龟头上还莹然有光,交织着他的黏液与我穴内的淫水。

  他还想干我吗?“来吧!爸爸,我的小穴还骚痒着,非常需要你的大鸡巴来通一通呢!”我心里在狂呼着,可却不敢说出口,只能扭动我的身体,作无言的诱惑。

  我知道你想的,你早就想了,说不定你干别的女人的时候,心里想的、口中叫的,都是我小媚的名字呢!

  他再度盯着我的身体瞧了,我心里有几分雀跃,不禁下体微张,蓬门洞开。

  他没有过来,却站起了身子,径自出了房间。

  我有点失望,灰心地愣了一阵子。等我也起身出去的时候,外面仍然一片喧嚷,一群人男女间隔着,围成圈子,正进行着杂交。

  我无心再逗留,猫女猫眼逡巡,已经找不到她的蝙蝠侠了。我很快地穿上衣着,丢下我那位正沉迷于杂交的朋友,步出了这间淫猥的豪宅。

  夜风吹袭着,我突然有点凉意,心里也一片惘然。

  一辆黑色的朋驰轿车驶来,在我身边停下。原来他在等我。我上了车,坐在他旁边。车子启动,一路上,我们没有说半句话。

  (四)

  回到家中的一切情形,想来你们一定可以想像得出来吧。很多事就是这样,第一次的关卡最难突破,一旦突破了之后——无论是在何种情形下突破的,第二次、第三次,甚至以后的无数次,都将随之自然而然地衍生。我们的情形也是如此。

  那天晚上,回到了家,我先进了房间,他随后也跟了进来。我们仍然是蝙蝠侠与猫女的装扮,只除了解下脸罩。

  我们一起坐在床边,他似乎有话想说,也有动作想做,但一时仍迟疑未决。

  我知道父亲的意思,也明白我自身的渴望,其实我们早就有默契了,只看谁先打破僵局。

  行动是破局最有效的方法,在淫窟未满足的情欲已经让我无法再迟延了,而且,我不是早就想让父亲奸干的吗?

  想到这里,我嘤咛一声,整个身体倒向了父亲怀里。我火热的身体紧贴着父亲的身体扭动着,仿佛欲钻进他身子里一样;鲜润欲滴的红唇,印上了他的唇,舌头厮寻着另一只舌头;一双手在他下体游移着,很快就掏摸出他那根曾经一度进入过我体内的熟悉玩意儿。

  父亲迎接着我,如情人般热情地吻着我,开始摸索着去解开我那身猫女的衣服。我们相互纠结着,很快就回复到刚刚在黑暗房间中的情景,两条白晰的躯体翻滚在床上,在灯光掩映下彼此寻求欲望的满足。

  “宝贝,你想爸爸怎样疼你?”他又说这句话了,在我耳边轻轻地说。

  但这次我并没有惊讶,也没有沉默,反而以妩媚浪荡的嗲声说:“疼我,爸爸,像你刚刚那样子疼我!”

  “刚刚”二字缩减了时空的差距,使我们完全回到了淫窟中的激情,只是,那时候是父女在不知情中放纵情欲,此时却是一对亟欲享受情欲的父女罔顾乱伦的罪恶感,并陶醉在此莫大的刺激中。

  我看见父亲暧昧地笑着,手指伸入了我屈起来的腿缝,轻轻捻弄着我又开始湿润的阴穴。

  他真的是玩穴的高手,就这么轻轻的几下,我整个穴里就春潮泛滥了起来,不禁扭动着腰肢,口里咿咿嗯嗯地叫着。

  这时,他附在我耳朵,轻轻说道:“小媚,你好浪,是不是早就想给爸爸干了呢?”

  我听了,羞红着一张脸,是没错,我心里早就想让父亲那根大鸡巴来干我的骚穴了,可是,这话总不能说出口吧?

  我无言地望着他抛着媚眼,伸手去拉他那根已经膨胀得像棒锤的阳具,往我的穴口靠过来。

  我的意思很明显了,而他也明白,他就像“刚刚”一样,举起我的双腿架在肩上,准备作一番猛烈的攻击。

  可是,他没有,没有如我预期般的即刻将他的大鸡巴插进来。他很促狭,居然就这样地,在灯火通明下,眯着眼看我的阴户,甚至用手分开我的阴唇,在我阴核上又捏又摸的。

  我窘极了,当然也痒急了,我的穴早已湿淋淋了,而我的阴穴可没有被人如此窥视过,尤其,他是我的父亲耶!

  我忍不住说了:“爸,别看嘛!羞死人了!”

  不过,我知道,我的浪穴一定开得更大了,因为我实在无法不扭动腰腿,以期待他的进入。当然,他也就看得更起劲了。

  后来他跟我说,他早就想好好看看我的骚穴了,因为以前几次偷看我洗澡或手淫时,总是隔了一层距离,于是,窥看我的穴和玩弄我的穴一样,就变成了他梦寐以求的希冀了。

  在以后的无数次做爱中,我也让他看了个够,这是视奸,然后,他也才开始奸了我个够。这也使得我喜爱视奸,一如真正的被奸插。

  不怕你们知道,我父亲真的是插穴的能手,在往后的十几年间,我一直充分享受着被他奸插的喜乐。近几年来,尽管已经有点力不从心,但依然可以让我欲仙欲死。

  一方面,这是他会利用一些亢奋的药物,以补其不足;一方面则是他的确是床笫高手,光是语言挑逗,就足以让我淫情大发,湿成一片。他喜欢逗我叫床,而我也乐于藉叫床抒发我的情欲——我喜欢他逗我的方式,从第一次起我就喜欢上了。

  我很讶异,为何那次在淫窟中他没逗我?后来才知道一来那时场合不对,二来,他不晓得我就是他的亲生女儿。

  也许诸位会奇怪,叫床与我和他的父女身份有何关联?

  原来,他喜欢我叫他,就叫他爸爸——在我们做爱的时候。他似乎特别喜欢乱伦的罪恶感。

  而不瞒你们,当我口中自称女儿,而叫他爸爸时,我居然也能获得更大的快感。

  显然,他热衷于奸插我——他的女儿,而我,也沉醉于被亲生父亲奸淫的亢奋。

  就是这一次,他让我尝到了滋味。

  【完】